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有一种爱,不易察觉,却一直都在

情感 2019年06月17日 17:31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 作者: 编辑:刘祉杉

  父亲,这个给予我们生命的男人,却常让我们感觉无法亲近。

  与母爱相比,父爱总是更深沉更低调。

  我们似乎习惯了父爱的沉默,也习惯了用沉默去应对。

  今天是父亲节,也许你不好意思为他送上一束康乃馨,也不太习惯对他说一句“节日快乐”,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聊聊他,在回忆之中更多地理解父亲,理解他隐藏着的深深父爱。

  没来得及对他说爱

  FATHER'S DAY

  ■倾诉者:风梓,30岁,外企职员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多余的人。父亲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偏偏我是个丫头。

  出生3天后,他才到医院看我一眼。

  我10岁时,父亲对母亲下了最后通牒:要么生儿子,要么离婚。母亲反抗半年后终于屈服了,决定生二胎。

  为了弄到生育指标,父亲为我开了个残疾证明。小城是没有秘密可言的,邻里的孩子经常对我指指点点,骂我“小残废”。

  我常常委屈得偷偷蹲在墙角里哭,恨死这个狠心的男人了。

  弟弟出生后,父亲把他当成了心肝宝贝,每天抱啊亲啊没完没了。可是他却从来没抱过我,也没给我买过一个玩具,我妒忌得眼睛都红了。

  后来,为了腾出更多精力来照顾弟弟,父亲干脆把我送到亲戚家寄住。就这样,我过了长达12年的寄人篱下的生活。我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早早就学会看人脸色。

  我明明有家,却得跑到别人家去住,而这一切都是父亲害的。

  上初中后,我开始对父亲客客气气,尽量少跟他说话。父亲也发现了我的疏远,开始想办法弥补我。

  每次我回家,他都会带我下馆子、买衣服,还给我很多生活费。有时候,他在客厅里一直坐到深夜,就盼着碰见我,好跟我聊两句。可我一点儿也不领情,宁肯窝在卧室里啃方便面,也不想见他。

  他早干什么去了?

  我觉得自己的血早就冷了,他无法焐热的。

  我大四时,非典来临,整个学校都被隔离了,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母亲急得每天都给我打三四次电话,可父亲却一个电话也没有。正当我怨恨父亲的无情时,辅导员却用吊篮给我送上来一箱板蓝根。

  据说板蓝根能预防非典,我们市里的板蓝根已经卖脱销了,这是父亲开车跑了100多里,在邻市买到的。

  那时,我每天都要喝3袋板蓝根,每次喝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很想对父亲说一声“谢谢”或者“你辛苦了”,可是长久的疏远让我说不出这种话。

  我想:算了,以后再说吧。

  可是父亲没给我这个机会。

  两个月后,还不到50岁的父亲因为脑出血突然逝世。他去世时,我在北京实习,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回家奔丧时,我看见父亲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我伏在棺材上号啕大哭。

  我多希望他能睁开眼睛,再看我一眼。

  可是,他再也睁不开了,我还没对他说过一声“谢谢”,没说一句“我爱你”,这一生再也没有亲口说的机会了。

  今年,我生了儿子,母亲过来帮我带孩子。

  一天,她见我叠尿布,随口说道:“你出生时是冬天,那会儿家里穷,屋子冷冰冰的。你爸怕冰到你,每次都把尿布放进衣服里焐一会儿,焐热了揉软了,才给你垫上……”

  我愣住了:“你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母亲说:“咦,我没说过吗?我还以为你早知道呢!”

  看着手里的尿布,我泪如雨下。

  父亲虽然更爱弟弟,可他也是爱我的,而我却沉浸在怨恨里没有察觉。我更没有察觉的是,原来我这么爱他,这么在乎他。

  我真的宁愿自己少活10年,来换父亲的生命,哪怕他不喜欢我,我也不介意了。

  父亲,一张模糊的脸

  FATHER'S DAY

  ■倾诉者:韩,26岁,央企职员

  “不行,我不同意他回来住!家里这么小,他回来,我就搬出去!”

  “你听听这是什么话,韩,你别太过分了……”

  为了终止争吵,我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门。自从知道他要回来,我跟妈妈已争吵多次了。

  而我们口中的“他”就是我爸爸,陌生的爸爸。

  24年前,他因为贪污罪入狱被判重刑,他离开时,我才两岁,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印象。

  这20多年来,我也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

  小时候,我问妈妈:“爸爸去哪了?”

  妈妈总说他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等我长大点就带我去见他。

  每当其他小朋友嘲笑我是个野孩子时,我就会对他们大嚷,甚至打架,我会边哭边告诉他们:“我有爸爸,我的爸爸比你们的爸爸有本事,才能去那么远的地方。”

  现在想来,“有本事的爸爸”,是我为自己没有爸爸而臆造的一个充分的理由。

  盼啊盼,终于在我6岁时,妈妈决定带我去看爸爸,我兴奋极了,穿上了最好看的小红皮鞋。

  当时,我还不能理解,妈妈看着我时眼里的悲伤与疼惜。

  仅仅半个多小时车程就到了,那里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到处有高大的警察叔叔把守,我才发现,爸爸原来离我这么近。可我却再也不愿去见他了。

  他刑满释放那天,我因为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没跟妈妈一起去接他。

  下班回到家里,妈妈正端着刚出锅的糖醋鱼从厨房出来。

  他原本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我回来,立马起身,冲我拘谨地笑着:“你回来了?”

  “嗯。妈,我饿了,能吃饭了吧?”

  “好了,马上开饭,来帮我拿碗。”妈妈的话化解了我与他之间的尴尬,我还是无法叫他一声“爸爸”。

  他老了,已经看不出照片上英俊小伙儿的模样了。

  在餐桌上他不自然地冲我说:“本来是说出去吃的,你妈非要在家做饭……,你妈跟我说你工作的事情了,真争气,一眨眼,你都成大姑娘了!”

  我笑笑,接着闷头吃饭。

  妈妈不停为他夹菜、聊天,她的脸上神采飞扬。20多年来,妈妈独自带着我,没再嫁人,其实就是在等他。妈妈曾说,他那会儿是为了让我们娘俩儿过更好的日子,才一时失足的。

  晚上,他们在客厅看电视,我出来接水,他叫住了我。

  “爸爸这么多年都没在你身边,觉得特别对不住你们母女。我这次回来,会赶紧出去找工作的……”

  一句“对不起”就能打发掉20多年来,我遭受的无数白眼和从没感受到父爱的缺憾吗?

  “爸爸想回来住,他希望能征得你的同意。”妈妈补充说。

  “你们想怎么办都行,我无所谓!”之前一直强烈反对他搬回来,但在他真踏进家门后,我突然就放弃了。

  也许是为了妈妈,也许就因为这迟来太久的“家”的味道。

  搬回来后,他一直在外面找工作,看报纸,学电脑,联系以前的老朋友。

  每次从外面回来,他都会给我买点小礼物。有时候是条小丝巾,有时候是块甜得发腻的蛋糕。

  几次,我都直白地告诉他:别买了,我不吃甜的,怕胖。

  他听了就会着急地说:“不胖,我闺女都这么苗条了,不怕胖。”

  妈妈对我说,他每每看我都看不够,恨不得一下子把20多年来的爱一股脑儿补回来。

  到现在,我还是无法适应“他”闯入我的生活中。我因为他对妈妈以及我的辜负而愤慨,对他“不光彩”的往事耿耿于怀。

  然而,“爸爸”那张模糊的脸却渐渐清晰。至少,我觉得“妈妈”一词要与“爸爸”放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

  而一个孩子,无论他多大,都需要一个爱自己的父亲。

  有他在,家才是完整的。

  父亲,你影响了我的整个小宇宙

  FATHER'S DAY

  ■倾诉者:吕彦妮,27岁,记者

  “吕大夫”的称谓是因父亲的高尚工作而起。

  从我记事起,身边的人几乎都这样称呼他,时间久了,连我都学会。起初是顽皮地惹他笑,后来慢慢竟也变成习惯,直到现在,就连我的朋友也都知道了他这个名号。

  吕大夫为人热忱阳光,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和我,更是无话不谈,恨不得把他所有人生的经验和生活领悟,都一一传授给我。

  24岁生日那天,我在外地出差,正午时分,收到吕大夫的短信。长长一条,实在不知道他写了多久。这是一条现在我都不忍再多读的信息,次次惹我落泪。

  他说,他还记得我出生那天,从产房抱出来,小脸红扑扑的。他说他甚至不敢伸手摸我,怕惊醒了梦中的小婴孩,而这个孩子,是他自己的……

  这是20多年来他未曾吐露的事,是一个男人最真实细腻的情感体现。

  他宽厚胸膛里藏着的秘密还有多少?

  随着我慢慢长大,他一点点把自己的过往袒露于我,令我更了解他,也越发欣赏他、亲近他。

  春天,我们一起去北京郊区摘草莓。

  车进昌平,他的话匣子打开了。吕大夫说,19岁到35岁,他把青春洒在这里。

  我眯着眼睛逗他:“你就没在这儿交个小女友?”

  “那时候有两种自行车,一种是永久,一种是凤凰。我买的是凤凰,因为我不想要永久。”他就说了这句话回复我。

  暗藏深意,深沉迷人。

  当晚入夜后,他默默从酒柜的最深处,掏出一瓶五粮液,酒瓶已经发黄,瓶身上的纸标都脆了。

  他说,这是当年一个女孩送的,如今彼此散落天涯,早已没有联系。

  数次搬家,他却一直带着这瓶酒。

  他说,等我出嫁那天,就打开它。

  不得不承认,那一刻我彻底沦陷。

  他曾经历过的浪漫、跌宕、转折,我并不能一一了解,但那些点点滴滴的流露,拼凑出一个更丰富的父亲。

  而且他将那些对生活的感悟和体会,完好无损地传授于我,成为我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这阵子在帮好朋友演一出话剧,排练过程艰辛非凡,我到了几乎整日焦虑的地步,甚至出现了身体不适。

  最终,是吕大夫一句话治愈了我的心律不齐。

  他非但不因为我出演舞台剧感到浪费时间,反而骄傲地称,作为他女儿的我是非常有表演天赋的,因为,吕大夫也演过戏!

  然后他便开始得意地说起自己年轻时的表演经历,甚至对那时候一个细节的处理,都还记得清楚,娓娓道来。

  最后我问他:“你准备什么时候来看演出?”

  他忽然顾左右而言他,摆摆手说再说再说。直到我在某场演出谢幕之后,他忽然出现在眼前,一把把我抱进怀里。他说,他是故意的,因为要给我一个惊喜。

  这个爱生活的男人教会我的事情,是没有办法用文字和语言讲述出来的。

  因为这一切就在我心里,在我身体里。

  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那样的一个人—热情而自省,清醒又浪漫。

  卑微的父亲,卑微的爱

  FATHER'S DAY

  ■倾诉者:何贞发,31岁,编辑

  升格为父亲之后,往往会重新审视父亲对自己的影响。

  有一次,我去听一位专家的讲座,他说:“你小时候讨厌父亲什么,那你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就会尽量避免什么。”

  这句话一下子打动了我。

  讨厌父亲的一些细节全部涌了上来。

  我讨厌父亲吃饭时挑菜,夹几次才夹到自己想吃的。现在我从不挑食,甚至吃饭时看到有人这样我就讨厌。

  我讨厌他的懒惰。

  他几乎总是挨母亲的骂,但是很少发火。

  母亲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受得气,享得福。

  他总是一副慢悠悠的样子,干什么活都一样,家里要碾米了、缺钱了,好像与他没有多大关系,都是母亲去操心。

  我讨厌他的不负责。

  一个大家庭,没有个强硬的父亲,孩子在村里是比较受气的。我和哥哥长到最叛逆的十几岁时,都很讨厌他,这是真的。

  虽然他是父亲,但是我们很少听他的话,当然他也不会安排我们做什么,放假回去干活都是母亲安排的。

  因为这种讨厌,我们兄弟几个几乎都沿着与他相反的方向成长起来的。

  母亲现在还经常说,庆幸几个孩子都不像他。

  虽然他一直都非常的卑微,但他是一个好人。其实他是非常希望每个孩子都好,只是他能力有限。

  在我印象中,他几乎没有抱怨过任何关于我们的事,也从没有骂过我们,甚至很少说我们的不是。而只要他能够尽那么点力气的地方,他也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我们。

  记得上初三那年,家里没钱了,交不起会考费,而学校规定不交钱就不能参加考试。

  没办法,我只有回家,告诉母亲。

  父亲说,他去跟校长说说,宽限段时间再交钱,先让我考试。第二天,他一大早就去了学校,从村里走到学校需要近一个半小时的路,他走了个来回。

  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校长说的,反正我是先参加会考,然后再交钱。

  他一生毫无建树,可以说是碌碌无为,他现在最喜欢做的依然是听人夸奖他的孩子。

  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我一直把自己放得很低,性格温和,不与人争。有了孩子之后,才觉得自己真正在这个城市立足。

  与父亲相比,我有了更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我对孩子的爱和责任肯定也要强于父亲那时候给我的。

  父亲,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FATHER'S DAY

  ■倾诉者:李东,36岁,自由职业者

  “在家简直像在坐牢!我和你结婚3年了,薯条不让吃,钱不让乱花,下班不准去玩,猫狗不准养,烟花也不准放……你看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毫无快乐可言!”

  妻子的轰炸式发言,让我陷入反省之中。没想到,妻子接着说出了一句更让我震惊的话。

  “你和你爸,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气汹汹地说。

  “你妈上周来咱们这里住了几天,我算看明白了,我和你妈是一个命。你爸说草莓没到季节不让买,我们就不能吃草莓;他要吃素就让全家跟着不吃肉,口口声声说是一切为了健康,其实还不是图省钱,家里的经济大权全掌握在你爸手里,花一点钱还要记账,你妈兜里连50元钱都没有,太窝囊了……”

  怎么会呢?

  我怎么会像我爸那个严厉的老顽固。

  很多时候,我不爱提父亲,辛苦操劳一辈子,仍旧是个小科员。他自己没啥大本事,对我却极其严厉,这使得我过得很压抑、沉闷。

  在我们家,一切都由我爸说了算,我爸既主外又主内,我和我妈只能逆来顺受,任凭他颐指气使。

  从小到大,我虽然满心抗拒,却只能听由他的安排。为此,他总是说我听话争气,逢人便夸我聪明。那股子自豪的劲儿,其实常让我不屑。

  我大学毕业后,他花了不少心思,想让我进本地的国企。我却选择远离家乡,来到了北京。恋爱时,他想让我找北京姑娘,我却娶了东北女孩。

  我用百般抗拒来证明,我和他不一样。我以为这样,就能躲避他在我身上刻下的烙印。

  自从在北京定居后,我就暗暗发誓,一定不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可谁知,妻子的话如一道惊雷,让我发现,我是多么像他!

  我抱住脑袋,喃喃自语:“我不要像我爸!”

  看着我痛苦的表情,妻子说:“其实你爸挺爱你的,你都36岁了,你爸过马路时还习惯牵着你的手。你也一样,总是牵着我的手。虽然你一直限制我买这买那,但关键时候,你总是像宠孩子一样宠着我。”

  因为爱,所以他才紧紧抓住我。因为用力过猛,让我有点窒息。原来,这就是我和父亲的关系。

  那天,我和妻子谈了很久,达成了这样的约定:从今以后,我不再控制她的花销,她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单。

  妻子一把搂住我的脖子,脱口而出:“老公,我太爱你了。”

  也许只有在婚姻的碰撞之中,才能显露出家庭带给人的烙印。

  今年,我有了儿子,我会努力调整自己,懂得放手给儿子一个有空间的爱,不能让他重蹈我的覆辙。

  因为父亲,所以不同

  FATHER'S DAY

  ■倾诉者:马晓年,35岁,广告公司总监

  父亲一向重视教育,我自小,他便买了许多书读给我听。我却不以为然,宁愿用自己从他那里遗传的聪明劲儿去打牌、混社会。

  10多年前,我上高二,当时的梦想是做一个古惑仔。于是,我整日和邻班的小混混一起,旷课、赌牌、四处游荡,眼看着成绩一落千丈,肆意挥霍着青春。

  学校让我通知家长,勒令退学。父亲见到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扬起手。我原本以为会迎来一场暴打,发泄他多年来对我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然而一个星期后,我只是得到了学校的一个记过处分,又回到了课堂。

  事后,我才知道,父亲动用了他的所有关系,苦苦哀求校长。一向正直的父亲去求他的同学—县教育局局长,他说:“你不帮我,我的儿子这辈子就毁了。”

  重返校园后,他怕我还和以前的混混来往,又托人帮我调到市重点中学。怕我文化课跟不上,逼着我苦练体育,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不管通过什么途径,一定要让我上大学!

  可是,考上大学又有什么意思呢?

  当年,他这个自命不凡的大学生,还不是一样放弃教书的公职,学人家下海经商。从此,我们家经历了几番起伏,有钱的时候,他能月入万元;没钱时,他连一包烟都抽不起。

  很不幸,我读高二那年,正好是我们家没钱的时候。

  在市重点中学里,我不想读书,还惦记着打牌。高二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欠下了2000元的“巨款”。

  父亲知道我欠了赌债时,并没有打骂我。那天,我亲眼看着他揣着一兜子钱去还账,里面全是一元的硬币,我的心仿佛被堵了一样。

  这些钱,原本是父亲认定会升值的藏品,珍藏了好多年。他总幻想着,有一天能靠着这些钱养老。我当时觉得,因为我的不争气,让父亲不仅没面子,还把所有后路都断了。

  我突然有一点惭愧,想做一些改变。暑假里,我窝在家里看书,无意中翻到父亲过往的日记,里面记录了父亲辞职下海的失败经历,最下面写着:一息尚存、不落征帆。

  即使在最潦倒、最惨败的时候,父亲也总是乐观面对,从来不会放弃。

  他从来不跟人借钱,也不跟人诉苦;他自学法律,帮邻居打官司;他经营着小商店,赚不了太多钱却总是笑脸迎客;他还总想着去沿海城市做生意……

  那一瞬间,我似乎读懂了父亲。

  他已人过中年,仍没有放弃,我小小年纪,却如此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高三那年,父亲的教诲给我上足了马力,我的成绩突飞猛进。同学夸我聪明,说我不费劲就能考出好成绩。

  我淡淡一笑,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我凌晨3点爬起来,借着宿舍走廊的灯光努力读书呢?

  因为我牢记着父亲日记里的那句话:成功的人都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努力。

  我如愿考上了省内的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又到北京发展,现在职位越升越高,父亲也越发为我感到骄傲。而当年被父亲逼着苦练的长跑项目,也让我在工作中比别人更有耐力和精力。

  谁也不知道,我那么努力只是为了证明我是他的儿子,我不想辜负他。

  如今,他70岁了,依旧精力旺盛、乐观积极,嘴边还总念叨着:“我要是再年轻20岁,肯定跟你去北京闯闯。”

  有时候,我对下属说:“想当年,我是个小混混呢。”

  他们都当我在说笑。是因为父亲,我的人生才就此改变。

  成为更好的自己,是对父爱最好的回报

  FATHER'S DAY

  表面平静,内心汹涌澎湃;平日里默默关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这就是父爱。

  不管我们是不是以他为荣,不管我们对他认同与否,在我们的身上或多或少烙着他的痕迹。

  有时,我们觉得他并不爱我们;有时,父爱的方式并不被我们察觉。但其实他的爱一直都在,而我们也比自己以为的要爱他。

  甚至,关键时刻,他的一句话、他的一个举措,可能让我们的人生变得不同。

  让我们尝试去理解他,理解他爱我们的方式,摒弃他遗传给我们的灰色的部分。

  带着从他身上汲取的力量,成长为更好的自己,或许就是我们对父爱最好的回报。

  图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北国网,北国网将即刻删除。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 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 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 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