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有多少懂事的成年人想成为朴树?

幻灯 2019年09月19日 15:57来源:黎贝卡的异想世界 作者: 编辑:刘祉杉

  《乐队的夏天》结束了。感觉有点怅然若失。毕竟,它已经成为我个夏天每周六晚上的固定娱乐节目了,和家人朋友一起边看边吃小龙虾喝冰可乐,边对着各个乐队评头论足,感觉像在过暑假哈哈.

  最后一期节目录到凌晨,朴树大概11点多,突然站起来说:“到点了,我得回家睡觉。”然后就离开了现场。当时,大家先是一惊,随之又报以掌声,送他离开。

  当时我就跟崔斯坦说:等节目播出时,估计朴树又要上热搜了。果然,朴树回家睡觉这件事在周日上了热搜。神奇的是,网友和当时现场的观众一样,都挺包容的,很多人夸他耿直、可爱、真诚。

  我想,如果这换成别的艺人,恐怕大家的反应完全不同吧!就算不是会被全体diss,也会被批评说不专业、缺乏职业素养。但搁到朴树身上,大多数人都宽容地一笑,表示理解,甚至夸他很“真”。

  这两天看到很多号发文,也是对他赞赏有加。忍不住又感慨了一次,朴树的人缘真的很好啊!就像这次热搜里一个网友说的“娱乐圈和粉丝对朴树真的好宽容,就这事没有第二个艺人吃得消。”

  今天想来聊聊,朴树身上这种神奇的“观众缘”到底是怎么来的。

  任性的朴树

  先来回顾一下当时的现场吧。

  朴树那天的到来是个意外惊喜。因为我们刚进会场坐下时,虽然看到了李宇春、谭维维和乐队们,知道当天会有一些嘉宾表演,不过当时并不知道朴树也在。

  他是作为开场演唱嘉宾出现的,唱的是《No fear in my heart》。唱完后台下的观众大喊“朴树我爱你”、“朴树你最牛”,他有点想说些什么,之后说了“谢谢”,就回到超级乐迷席了。

  然后接下来快3个小时的录制,他除了中场休息,出去了一趟,就一直坐在座位上,很认真听歌,包括乐队转场的时间。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出现了经典的“我要回去睡觉”的那一幕。

  在节目上看,马东一听,先是满脸吃惊接着噗嗤一下,转头一看吴青峰也笑了,大家那表情就像在说:“太real了”。

  现场嘉宾都很羡慕,尤其是张亚东,他也跟马东开玩笑说:“马老师,对不起你,我也想回去睡觉。”

  彭磊录到后来也说:“其实谁不想回去睡觉呢!”

  但只有朴树不仅真的说了,而且真的做了。

  这真的很“朴树”了。

  他上一轮引起热议,是去年录制《奇遇人生》时,节目刚开始,朴树就在机场跟阿雅说自己不想去旅行了,觉得特别无聊。

  当时虽然有人说他情商低,但更多人说,这就是朴树啊。他只是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已。

  在很多人看来,朴树已经是任性的代名词。

  最红的时候,说不出专辑了就不出了;

  参加综艺节目,被问到为什么来,直接来一句“因为需要钱”。

  更别提高晓松津津乐道的那个段子,车子在高速上开着,朴树突然要求停车,因为他要看夕阳。

  这个被广为传播的段子,在夕阳的柔光和回忆的滤镜的双重作用下,成了“任性的朴树”身上的浪漫光环。

  这个段子是真的吗?我相信是。

  不要说朴树一直是个敏感的创作者了,谁年轻时没有过这样的浪漫心性呢。哪怕是我们身边那些被我们嫌弃“油腻”和“麻木”的男士们,年轻时或许还偷偷写过情诗呢。只不过,在现实生活的打磨下,很多人慢慢收起了自己的棱角和触角,变得麻木,或者假装麻木。

  朴树的任性就在于,当年下车看夕阳的朴树,和今天说要“回家睡觉的朴树”,中间虽然隔了重重岁月,但那份心性是一样的。

  任性的尺度

  那天录完节目,我和崔斯坦在回来路上,就朴树的做法讨论了很久。崔斯坦觉得,每个人都想回去睡觉,凭什么就他走了。如果个个都这样,节目还怎么录下去。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我倾向于这是提前沟通的结果。

  在现场,张亚东专门谈到这次为什么会请到朴树出山。

  当时朴树原本是在国外,“一个信号都不通的山上”。张亚东好不容易联系上他,跟他说了一档这样的节目,想请他来。我记得他说的是“需要你来”。于是他就来了。也就是说,这个节目的邀约应该是临时的,不在原来的计划之中,但他还是来了,在开场时表演了新歌。整体上演出还蛮好的,看得出是认真做了准备的。

  这也是他离场时,现场大家都觉得没什么的原因吧。他临时应约来现场、唱新歌,本身就是一种诚意。

  我看很多人说“朴树这次没有哭”。其实他在现场哭了,还哭了好多回。现场大银幕经常给他特写。在他唱完后,节目组安排他和盘尼西林互动、安排他点评乐队,他都很投入,一再对大家说“很棒”、“加油”。

  除此之外的时间,他一直安静地坐着听歌,包括中间现场播放的乐队往期的歌,几次看到他泪水在眼眶打转,或者看到他偷偷擦掉眼泪。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要求,后来节目上没有呈现。

  他是尊重现场的。这也是为什么他离开时,大家表示理解的原因。

  现场还有一些细节,朴树离场之前,分别跟李宇春、谭维维和大张伟拥抱告别,因为他们几个嘉宾后面要表演。他确实任性,但还是会考虑别人的感受的。

  《奇遇人生》也是,他嘴上说不想去,但实际上还是去了。看了节目的同学应该知道,他不是临出发才不想去的。因为阿雅约他参加节目时,他正好状态不太好,觉得去古巴玩转换下状态也不错。但等到几个月后录制节目时,他已经从负面情绪中走出来,于是“耿直”地说出不想来。

  但说归说,他也并没有真的不来,真的推掉。如他所说,觉得阿雅太好了,跟她约好了不能不来。

  2015年的一次演唱会,朴树觉得自己没准备好,没有按计划出新歌,压力很大,非常焦虑,“我听得到炸弹走针的声音”,几次想取消,但最终还是没有。他在自己的微博文章里写到“但看到大家都满怀热情地准备着,我吞下这句话。这是我的责任,我来承担。”

  还有更早之前的例子,当年上春晚,彩排时听说要“假唱”,临时不想唱跑掉了,公司找到他时,说“你这样一跑知道多少人会因为你丢了这份工作吗?”就这样,朴树乖乖站在了当年春晚的舞台上。

  虽然很多文章都把朴树描写成一个任性的小孩。但其实,他的任性是有度的。他的任性,大多数时候不影响别人。

  朴树之所以在圈中口碑良好,也因为他不只是顾自己一人爽,对周围的人好起来也很任性。

  最广为流传的,是朴树的借钱梗。

  高晓松在《奇葩说》把它当成段子说出来:朴树不爱说话,我有段时间过得很艰难,问朴树借15万,朴树只回了俩字:“账号。”过了一阵,朴树也过得不容易,就发了俩字过来:“还钱。”

  据说朴树租房住时,邻居有个年轻小伙子问他借钱,一开口就是三十万,朴树也是二话没说就借了。

  后来那个邻居还跑票了。周围的人为朴树不值,把那个邻居揪回来,朴树也没着急让他还钱,只是说了一句:“我告诉你啊,你还不起钱,就不要来见我!”

  朴树本来不爱签公司。有一回,他的吉他手程鑫被查出患了胰腺癌,只剩三个月时间。

  医生都说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希望了。朴树还是不放弃救治,他带着程鑫到处换医院治疗,几乎花光自己原有的积蓄。

  最困难的时候,朴树说:“不够的话咱不是可以签公司吗?先卖身,跟治病救人比合约算什么?”万万没想到,主意打定,程鑫却没到一个月就去世。

  在程鑫生命的末端,朴树还主动承诺替他照顾程妈妈。

  说是任性,其实是和自己较劲

  朴树的任性,更多的是和自己较劲。

  朴树出歌很少,很慢。

  26岁出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30岁出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44岁出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专辑之间间隔很长,加起来不过三四十首歌。

  跟他同期出道的歌手,周杰伦、孙燕姿、蔡依林、林俊杰,基本上都有十几张专辑。

  不过很神奇的是,他能被记住的歌也不少,且很多都已成为经典:

  《生如夏花》、《那些花儿》、《清白之年》、《白桦林》、《New boy》、《平凡之路》、《且听风吟》、《猎户星座》……

  而且他的粉丝年龄跨度很大,我身边的70后、80后、90后、95后粉他的都不少。也不分性别,男生女生都喜欢。

  一般唱偏流行的歌在业内人看来,很难是艺术性很强,处在鄙视链顶端的。但朴树是个例外。

  高晓松把他捧上神坛。当年朴树逃学玩音乐,他找到高晓松只是想卖歌,没想到高晓松很欣赏他:“你怎么不出专辑?”朴树刚开始觉得出专辑很傻,没看上谁可以帮他出专辑,高晓松爱才心甚,办了麦田音乐帮朴树出唱片。

  这么多年过去,高晓松对朴树的欣赏没变,前几年,朴树第一次出现在《跨界歌王》,重唱了《那些花儿》,高晓松坐在评委席感动落泪:“一首歌唱到别人哭了,忘记自己是评委,那这首歌该是100分。”

  高晓松还说过:“朴树的歌词比今天绝大多数诗人的诗写得都好。

  是啊,就像这期乐队的夏天演唱的《No Fear In My Heart》,里面很多句歌词都让人直击人心:

  因为没有草原

  就忘了你是马

  你卑微的人生

  从不曾犯错的无聊的人生

  能不能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生命的痛和忍,谁都或多或少有所体会。这也是他的歌这么受欢迎的原因吧:

  《那些花儿》唱的是怀旧;《生如夏花》唱的是生命;《平凡之路》唱的是和解,跟自己和解,和平凡和解;《白桦林》唱的是爱情,却不是小情小爱,他唱的是有宏大历史背景的轰轰烈烈的爱情,经过革命年代的人有共鸣,爱过的、正在爱的、憧憬爱的都容易共情。

  《乐队的夏天》为什么最后一期会请朴树,除了张亚东跟他关系好外,应该也是因为盘尼西林的一首《New boy》引起的“回忆杀”吧。小乐唱的时候,张亚东听哭了。朴树来的时候,大荧幕又播放了一遍,朴树也眼泛泪光。但他依然说:“这首歌其实没写好,当时并不满意。”

  朴树说想不出专辑,一歇就是14年,看起来好像挺任性的。

  但《猎户星座》出来时,朴树发了一条长长的微博,讲了这十年来制作唱片的心路历程,即使人前才气满满,私底下他出一张专辑却经历了前后快10年的折磨。

  准确来说,是自我折磨,他是个十足的完美主义者,他说自己是“固执加细节癖”,这张唱片2010年试图开始,阴差阳错而不得,2014年重启,又中断,2015年断断续续,2016年自我否定、放弃,2017年鼓起勇气重来。

  就像朴树写在新专辑出版时的微博里的:“我想大概没有人会像我一样为一张唱片投入那么多感情和心力。后来连我自己也开始怀疑,这样到底对不对。”

  “我想我经受过那些挤压,坚持了下来,他们都会释放在音乐里。是的,我在写歌时,在编曲时,感觉到了他们。他们都在那儿。我知道,我等了10年,就是在等这些时刻。”

  《鲁豫有约大咖行》里鲁豫去参观朴树的工作室,看他创作,他下午创作出一个作品,觉得还不错,等到傍晚时就觉得那个作品不行了。而且他跟鲁豫说了,那是他的常态。可见他对音乐创作要求有多高。这样的个性打磨出一个作品该有多煎熬。

  张亚东帮朴树录《我去2000》和《生如夏花》两张专辑时,被他的完美主义折磨得死去活来。录歌时,常态是张亚东跟朴树说这一遍挺好的,他不满意,要重新录,一定要录到自己认为发挥到最好的,录到没力气了,把所有录到的,都听了一遍,选了最初张亚东选中的。

  后来在《名人堂》里,张亚东说到朴树还说:“跟他合作就是血泪史,但他的较劲有道理,不是矫情。

  任性的底气,为自己的任性买单

  讨论朴树的任性时,崔斯坦说,我只想知道,我要什么时候实现任性自由。

  我说:你真正不爱包的时候。

  大家爆笑。

  其实我是认真的。谁不想活得任性潇洒呢。问题是,你要能承受任性的代价。比如说,朴树任性地十几年不出专辑,任性地在缺钱时才出来参加综艺,任性地一遍遍推翻专辑重做……这些都是付出代价的。

  让大家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朴树在很多场演唱会上都说过:“即使全世界都变得丧心病狂,全世界都去抢银行,我也不会像他们一样,一如既往。

  这话听起来虽然偏激,但要真的做到并不容易。尤其对一个商业价值已经很高的歌手。

  2000年、2003年,朴树接连出了两张专辑,加上上过一回春晚,他的人气已经很高了。当时他的演出身价,已经在国内排前三。

  张亚东从一个制作人的角度,劝朴树趁热打铁再出一张新专辑,朴树漫不经心地问:“为什么要做?”张亚东说:“可以赚钱啊。”朴树反驳:“为什么要赚钱?”张亚东无话可说。

  当然,朴树也为他隐退十几年的任性买单。

  《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里,鲁豫大夏天去到朴树家里,才发现朴树生活极其朴素,他说:“你来了才开空调,我平时不用。”

  吃饭也很朴素,几乎吃素,一个月只吃几次肉,还自己种草,出行就骑个电动自行车。

  对了,他那个房子还是租来的,至今都买不起房。

  穿衣就更朴素了,他经常出现都是穿同一件外套、同一条裤子。

  2017年7月2日,首都机场。

  2018年5月18日,上海机场。

  2019年7月8日,朴树首都机场。

  前几个月,朴树应邀在房地产的品推活动上献唱,一上来就说:“感谢主办方……”,大家以为朴树变商业了,没想到他接着说:“没让大家花钱来听我唱歌,这样我就安心了。”

  那天节目录到最后,张亚东说,其实我也好困好想回去睡觉。当时我开玩笑和崔斯坦说,他不能回去睡觉,还要买表呢!哈哈。我并不是嘲笑张亚东老师,我也很喜欢张亚东的,毕竟我们都是恋恋红尘的人,做不到无欲无求,但我们也在为自己的欲望买单。

  他的任性,有人给他兜底

  当然,不得不说,朴树可以活得这么自我,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幸运,他周围总有人很宠爱他,保护他的任性。

  他的家境非常优越。父亲濮祖荫,是北大博导,物理学界的科学家。我国“双星计划”的发起人之一就是朴树的父亲,他还是欧空局ClusterII星座计划国合作科学家。朴树的母亲刘萍也是北大教授,还是中国第一代研究计算机的女工程师。▼

  朴树从小就在精英堆里长大,考以半分之差未能上北大附中,高考进了首都师范大学,过了一年就退学去玩音乐。家里虽说不支持,但父母都为他兜底,保留多一年学籍。

  朴树还有哥哥,他在鲁豫的采访里谈到,哥哥已经结婚生子,替他挡掉大部分压力,父母有什么不痛快的事也都说给哥哥听。

  他的太太吴晓敏虽然小他8岁,但说到朴树,吴晓敏像姐姐在说弟弟:“朴树这些年越来越成熟。”她还说朴树是个生活白痴,但没有关系,她可以承担一部分,也可以请别人承担一部分,婚姻不能什么都想要。

  朴树不想生小孩,而他太太早年是渴望有小孩的,因此也有人说朴树自私。他也承认过自己把最糟糕的一面留给婚姻,差点跟太太离婚,感谢太太的包容。

  无论是原生家庭还是自己的小家,朴树都是受宠的那个,真幸福。

  除了家人,朋友对朴树也一直很包容。

  即使是现在,张亚东、高晓松、宋柯……对朴树还是像对个小孩似的,提到他都是“小朴”“小朴”地叫着,还会说“小朴终于长大了”类似的话。其实他们也算是同龄人。

  最后一期《乐队的夏天》,朴树一见张亚东就拆台,说《New Boy》是他不满意的作品,因为当时跟张亚东闹别扭了,张亚东乱写,让那首歌结尾很潦草。

  那是让张亚东至今听来都热泪盈眶的一首歌啊,看得出投入了很多感情,但他没说什么。

  这样说来,还是很羡慕朴树的啊。

  我想,大家对朴树很包容,也有部分原因是在他身上投射了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

  王小波说过,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有梦、想做自己的人很多,但真正能一直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很少。经历了真实的生活,还能保有自己的棱角和任性,也是一种强大。

  这也是为什么朴树式任性那么令人羡慕的原因吧!

  愿我们不断成长,也能偶然做做小孩。

   图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北国网,北国网将即刻删除。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 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 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 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