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假如,考拉从地球上消失......

幻灯 2020年01月22日 17:09来源:Feekr旅行 作者: 编辑:刘祉杉

  澳大利亚,大火仍在燃烧。

  就像灾难片中的那样,天空泛着血色,大地焦黑一片,空气中弥漫令人不适的焦糊味,灌木丛与栖息其中的生灵全部消逝。

  只有被烧空的树干,冒出惨白的烟,和灰烬一起升向天空。

  火灾最严重的地方,只剩下毛骨悚然的寂静。

  截止至目前,28人在火灾中遇难,数千居民被困大火,更多人流离失所,被迫前往海边避难。

  超过2000栋的房屋被夷为平地,超过100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焦,受灾规模远超去年的亚马逊大火。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口气烧掉了125个纽约,或者整个江苏陷入火灾,或是整片大兴安岭地区连同周边地区一同沦陷。

  半个东海岸,1400公里的海岸线都在火舌的肆虐下,胆战心惊等待救援,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从上海到深圳的距离

  这个大陆国家,虽然面积抵得上减去阿拉斯加的美国,人口却不到2500万,和上海市的人口差不多,在极端高温和熊熊大火的蹂躏下,显得格外脆弱。

  尽管消防员和志愿者们已经连续工作数周,火势却依旧没有止息的劲头。澳洲6个州中的5个,都被丛林大火所困扰,上百处林火中,尚有小一半未得到控制。

  即使天气配合,也依旧需要起码数周时间,才能扑灭这燎原的大火。

  那并不意味着这场灾难的结束,一切才开始。

  一场改变12.5亿生灵的大火

  家园分崩离析,大陆满目疮痍

  丛林大火不仅威胁着人类,更威胁着这片土地上的动物们。

  根据悉尼大学的生态学家Chris Dickman的保守估计,受到澳洲丛林大火灾害影响的动物,已经从原本的5亿上升为12.5亿,其中不乏众多澳大利亚的特有动物。

  这片神奇大陆就像是现实版的《神奇动物在哪里》,自4500万年前与其他大陆分道扬镳起,展现着不同于其他大陆的生物演化可能性。

  受灾前的世界文化遗产新南威尔士蓝山山脉

  郁郁葱葱的昆士兰州丛林

  最先发现澳洲大陆的欧洲人一定以为自己闯进了异星球,这里的天鹅是黑色的,这里的猛禽会放火,这里的哺乳动物竟然能孵蛋,这里的动物不会走而是蹦蹦跳跳前进......

  袋鼠是称霸这片狂野广袤大地上的暴走族,用肌肉说话。

  连雷神都求合影的短尾矮袋鼠,是澳洲的欢乐小精灵,睡梦中都带憨笑。

  “一树一只熊,一待一整天”,考拉在这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这里的神仙企鹅身材迷你得不可思议,小海龟在这里开始生命的旅程。

  从新南威尔士到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有无数座头鲸、蓝鲸、抹香鲸......出海就能看!

  这片神奇动物的天堂,有着世界上最独特也最多样的自然世界,而且其中80%的哺乳动物、爬行动物和蛙类,都是澳大利亚所独有的

  新南威尔士州豪勋爵岛

  长期以来,破坏森林、过度农耕和放牧还有外来有害动物(猫、狐狸、野骆驼)侵入野生环境,都在一点一滴蚕食澳洲的生态系统,让澳洲成了物种损失率最高的国家

  而这场旷日持久的丛林大火,很可能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会有12.5亿的动物在大火中痛苦地逝去,这对澳洲的生态系统无疑是巨大打击。

  最初的4.8亿受影响动物的数据,是以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为基础的,鉴于当前的火灾严重度,仅新南威尔士州就超过了8亿。

  事实上,究竟有多少生命消亡?没有人知道准确具体的数字,只有等大火彻底扑灭,而那个数字,一定会是天文数字。

  一场漫长而持续的葬礼

  即便大火扑灭,许多生命注定消逝

  考拉,是澳大利亚本土受灾动物中最受关注的,许多人因为这场火灾中第一次听到了考拉的叫声。

  这种天性温顺动作迟缓的小动物,面临火灾时,并不会像其他动物那样逃跑。

  本能告诉它们要往树顶爬,在树冠蜷缩成球等待火灾过去,而它们赖以为生的桉树偏偏又是富含油脂,易燃易炸。

  如果火不严重,它们或许可以安全等待火势退去,但火势一旦严重,它们很可能因为过热而掉到地上,然后在灼热中艰难求生,救援队们已经见到太多被烧焦的考拉尸体。

  而幸存的考拉,大多数都灼伤了爪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戴上特质手套等待治愈。

  对于野生动物来说,爪子关系生存,且不能再生,如果伤势无法恢复,之后便无法爬树,也就意味着无法活下去。

  在澳大利亚原住民的语言中,考拉“Koala”是“不喝水”的意思,考拉能够从他们所食用的桉树叶中获得所需的90%水分。

  它们本来只有在生病和干旱的极端情况下才需要喝水,而现在,救助考拉后必须要给它们及时补充水分。

  考拉还异常胆小,容不得一点惊吓,即使是人类的拥抱,也会让它们心跳加速,目前在澳洲只有昆士兰州和南澳大利亚州是法律允许人类可以抱考拉

  而现在,人们需要从滚烫的树干上抱下这些受尽惊吓的小生命。

  究竟有多少只考拉葬身火海呢?8000只?25000只?光是新南威尔士州30%的考拉已经连同栖息地,一起丧生火海,那是考拉的重要栖息地。

  早在火灾前,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AFK)就说过:考拉在澳大利亚已经功能性灭绝,野外目前仅存不到8万只,考拉栖息地也在大量丧失。

  每一个澳大利亚人大概都在揪心,经过这次火灾,考拉这个种族是否还能从濒临灭绝中恢复?

  袋鼠岛大火之后幸存的袋鼠

  不仅是考拉,还有同为澳洲象征的袋鼠,相比动作迟缓的考拉,肌肉强健发达的它们似乎没有那么惨烈,有不少和人类一样逃到了海岸边求生。

  当比其他动物都更依靠双腿的袋鼠腿受伤

  但依旧有很多袋鼠在逃难中烧伤了双脚,人类需要帮它们清洗、处理烧伤部位,抗生素、止疼药、镇痛剂、包扎......一样不少。

  从丛林大火中拯救的袋鼠幼崽,也不再能在母亲的口袋中蹦蹦跳跳长大。

  野生动物医院为这些小小的生命特制了蝙蝠襁褓

  在澳洲东海岸拥有庞大族群的狐蝠,也同样承受着灭顶之灾。

  们的栖息地已化为火海,即便奋力挥动翅膀也是仓皇出逃,这些纤细的小动物很难熬过超过烈火炙烤产生的高温,纷纷从空中坠落

  不少生命在大火中挣扎求生,就像这只获救的袋熊,在火灾区顶着各种危险寻找食物,却不幸被燃烧倒下的树枝压倒,当它被救出时,嘴里仍含着食

  大火前的袋鼠岛和大火后的袋鼠岛

  袋鼠岛上弗林德斯蔡司动物保护区的前后

  还有考拉、袋鼠等土著动物们的家园--袋鼠岛,丛林大火最严重的地方之一,1/3的地方都被灼烧过的痕迹和正在活跃的大火覆盖,那里已是一片地狱火海。

  令人担忧的不只是考拉和袋鼠,岛上的黑辉凤头鹦鹉也没能脱离火海。

  火灾之前就仅剩300-370只的这个族群,在火灾后更会陷入绝境,因为他们的食物--某种木麻黄属植物的种子,已经被大火付之一炬

  还有只有在袋鼠岛上才能看到的袋鼠岛袋鼩,它们唯一的家园也已消失在大火中。

  这种极度濒危的小动物,半个世纪来只出现了48次,人类已经等不到正式认识它的那一天了

  还有这些迷你可爱的长鼻袋鼠,它们栖息的森林湿地,已经整个被大火吞噬了,恐怕再难恢复。

  环尾负鼠

  环尾负鼠、长尾袋貂、斑尾虎鼬、高山侏袋貂、科罗澳拟蟾......

  还有非常多陌生的名字,要么被送进野生动物医院,要么就这样消失在丛林大火。

  万物有灵,还有更多不起眼的生命在遭受威胁,比如澳洲25万种昆虫的命运,它们中只有1/3被正式命名,剩下的人类对它们认识并不深。

  但它们对生态系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今,一些我们从未认识的昆虫,就这么寂静无声地被这把大火抹除了。

  面对丛林大火,人尚且只能避难,农场中的动物更无能为力,成千上万的牲畜被被烧伤,农夫们不得不为这些动物实施安乐死

  这是一场漫长而持续的葬礼,一些动物已经灭绝,一些动物等待灭绝。

  即使是幸存下来的动物,无家可归,无食可觅,随时有都有脱水或饥饿的可能。

  澳洲已经开始为动物们投放胡萝卜、地瓜等食物

  在火灾中化为焦土的土地,长期面临的干旱问题将会变本加厉物们曾经的家园,需要数十年才能治愈自己,恢复如初。

  还有环境危机,雨水冲刷下,大火后的残渣会进入当地水源系统,不仅对人,对动植物都有可能造成污染。

  外来生物的威胁也不能忽视,猫和狐狸这些来自其他大陆的掠食者会被吸引到灾区,继续收割幸存的澳洲本土动物

  这样的状况可能会持续数年,这不仅是生命的凋亡,更是种群的灭绝。

  整个生态系统是连通,数以百万的生命彼此影响,如果丢失了其中一环,其他的环节也会受到影响,整个系统甚至可能崩溃

  这是澳洲面临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整个地球所面临的问题。

  当物种灭绝成为

  有些温度我们再也触碰不到

  或许你会说,生命的灭绝在这颗星球上并不是新鲜事。

  或许你会说,这些动物不能适应环境变化,迟早会被淘汰灭绝。

  或许你会说,假如没有人类的帮助,这些动物可能会遭受更多的苦难。

  那你或许也该知道,虽然生物的演变与进化过程中,始终伴随着另一些生物的灭绝,但自从农业文明跨入工业文明的近300年间,人类正不断扩张,我们需要食物、需要能源、需要发展。

  这些需求正在严重干扰物种丧失的速度,近代物种丧失的速度已经比自然灭绝速度加快了1000倍,比形成速度加快了100万倍。

  我们已经和太多动物说了永别,达尔文若是活在当代,他的工作很可能就不是物种的起源,而是物种的讣告了。

  2019年底,我国特有的长江白鲟正式宣告灭绝,而早在2005年,白鲟的灭绝就成了定局,它的种群曾延续1.5亿年,而我们用15年时间,见证了白鲟的灭绝。

  2019年6月,《里约大冒险》中的主角斯皮克斯金刚鹦鹉被定为野外灭绝,因为它们的蓝色羽毛,整个20世纪偷猎者都在千方百计捕捉它们。

  2018年,地球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在肯尼亚自然保护区死亡,终年45岁,目前仅剩2头雌性从猖獗的非法捕猎中幸存。

  2014年,台湾云豹被认定已经灭绝,伴随着土地开发消失于缥缈的森林中,现在台湾唯一能见到的云豹,是收藏于博物馆中的一个标本。

  2010年,最后一头雌性爪哇犀牛死于盗猎者的枪下,犀牛角被割去,标志着越南种的爪哇犀牛绝种,如今只有印尼爪哇岛幸存了50多头犀牛。

  2006年,白鱀豚被确认功能性灭亡,即便有个体幸存,种群也再难延续,这些曾经被奉为“江神”的身影已消失在奔腾的长江水中。

  2006年,金蟾蜍被确认灭亡,灭亡的主要原因公认为全球变暖和环境污染,从被人类发现到彻底灭绝,只花了数十年时间。

  ……

  世界自然基金会广告,动物族群还剩多少,马赛克就有多少

  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说,地球上的人类,就像是坐在小飞机上的一群乘客。我们现在所做的很多事情,就好比是把飞机上一些看似无用的东西扔出窗外,但我们扔掉的这些东西中,有些可能是维持这架飞机可以正常飞行的重要零部件。

  受世界自然基金会广告影响的再创作

  当物种灭绝引起连锁反应,当生态系统面临崩盘,一切像多米诺骨牌一般纷纷倒下,届时,我们这群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类,会怎样呢?

  像国徽上的袋鼠和鸸鹋一样

  澳洲前进!不要后退!

  一切或许也不会那么糟糕

  我们能够滥杀生物,也同样能与它们共生共存,考拉的故事或许能证明这一点。

  自1798年,探险家John Hunter在蓝山山脉发现考拉这一物种,人们为了获得它们的皮毛,而它们又恰好太容易猎取,曾经广泛分布于澳洲东南部数百万只考拉遭到了大规模的捕杀、贩卖出口,直到1924年,考拉在澳洲几近灭绝,仅存1000只左右

  但还好,政府意识到要立法保护还不算太晚,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培育,考拉的数量逐渐恢复到了近10万只。

  或许,考拉和澳洲其他的本土动物,在全球的注视下,能够幸运地挺过这一遭吧。

  你看,昔日被焚毁的地区,新的生命迹象也萌生

  澳洲摄影师Murray Lowe在新南威尔士州库尔努拉附近的灌木丛中,发现被烧过的树干中,冒出了玫瑰色的新芽。

  希望野火真的烧不尽,希望春风可以吹又生。

  图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北国网,北国网将即刻删除。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 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 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 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