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你可能会被这50句话中的任意一句,冒犯到

情感 2020年03月16日 18:54来源:WeLens 作者: 编辑:刘祉杉

  近来和很多朋友交流,发现大家都对生活有了新的思考:

  或是意识到人生无常,想着挺过这段就辞职享受人生;或是手上大把时间,但想做的事情又太多,恍惚中不知该如何合理利用。

        

  其实许多朴素又琐碎的人生天问,早有答案可抄。在作家的笔下,下面这些鞭辟入里的文字,即便不能解决你的困惑,多少也可讲出你的心声,或是 一个温和的提醒。

   人生经验组

  生活好难,如何才能坚持下去?

  “保持愚蠢,又不能知道自己有多蠢。”

  ——王小波《2010》

  为什么总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自由和山巅上的空气相似,对弱者都是吃不消的。”

  ——芥川龙之介《侏儒警语》

  如何优雅地回复杠精?

  “如果你年纪再大点,肯定会懂得,不该多管闲事。如果你把头稍稍向左转,就会看到,那边有一扇门。再见!”

  ——萨默塞特·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怎样才能维系友情?

  友谊是如此甜美、稳固、忠诚又至死不渝的神圣情感,只要他们不跟你借钱。

  ——马克·吐温《傻瓜威尔逊的日历》

  总是回忆过去,是不是因为老了?

  穷途末路的人才对过去眷恋不已。

  ——王朔《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人可以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吗?

  我们并不能做想做的事,只是在做能做的事。

  ——芥川龙之介《侏儒警语》

  时间最残酷的地方在于?

  使一些英雄美人成尘成土,把一些傻瓜坏蛋变得又富又阔。

  ——沈从文《湘行散记》

  如何隐晦地回应无脑喷的键盘侠?

  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

  ——曹雪芹《红楼梦》

  觉得人生太短,害怕老去怎么办?

  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希罕的。

  ——张爱玲《倾城之恋》

  为什么flag总会立下就倒

  所有人的耐性最多坚持三天,三天之后,该回到床上躺着的人还是会回到床上。

  ——胡迁《大裂》

   两性婚恋组 

  喜欢上一个人,如何吸引人家的注意?

  你越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地吸引她。

  ——阿兰·德波顿《无聊的魅力》

  青梅竹马有机会在一起吗?

  长期相识并不会日积月累地成为恋爱,好比冬季每天的气候吧,你没法把今天的温度加在昨天的上面,好等明天积成个和暖的春日。

  ——钱钟书《围城》

  恋爱多久应该考虑结婚?

  哪里有没有爱情的婚姻,哪里就有不结婚的爱情。

  ——本·富兰克林《格言历书》

  选配偶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同行最不宜结婚,因为彼此是行家,谁也哄不倒谁。丈夫不会莫测高深地崇拜太太,太太也不会盲目地崇拜丈夫,婚姻的基础就不牢固。

  ——钱钟书《围城》

  如何学会更好地爱别人?

  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奥斯卡·王尔德《理想丈夫》

  已经悔改的前任请求复合,到底该不该答应?

  浪子回头,头都浪掉了,还怎么个回法。

  ——木心《素履之往》

  怎样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你别再大谈爱情了!你还不够格。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生活心得组

  为什么最近总看到有人怀旧?

  我们这一代人年轻的时候对生活都太贪婪,以致身体和灵魂都忘记了对未来的期盼,直到现实告诉我们未来和我们曾经的梦想不一样,便又开始怀恋旧日。

  ——加西亚·马尔克斯《苦妓回忆录》 

  如何利用好一天的时间?

  谁不把一天的三分之二留给自己,谁就是奴隶。

  ——尼采《人性,太人性的》

  有些女生为什么懒得化妆?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张爱玲《倾城之恋》

  有没有什么减肥的妙招?

  吃东西的时候非常幸福,但我觉得,在意体重对食物来说很失礼。

  ——伊坂幸太郎《奥杜邦的祈祷》

  为什么有些人总那么挑食?

  如果有一天,你想起了一个人,以及和他在一起的食物。那个时候,你就知道,孤独的味道尝起来是如何的。

  ——村上龙《孤独美食家》

   

  什么是好的摄影作品?

  最好拍得像自己,又比自己好看一点。

  ——张爱玲《张爱玲私语录》

   

  该如何过好这一生?

  人生类似一盒火柴。视为珍宝未免小题大做,反之则不无危险。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学业教育组

  考研还是工作?给点儿建议。

  文凭就好象有亚当夏娃下身那树叶的功用,可以包羞遮丑。自己没有了文凭,好象精神上是赤裸裸的,没有了包裹。

  ——钱钟书《围城》

  总是看不进去书是什么原因?

  人的头脑越空虚,就越不愿意填满它,这是不受普遍规律支配的唯一例外。

  ——陀思妥耶夫斯基《鳄鱼》

   

  学校可以教会学生什么?

  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在学校里学不到”这个真理。

  ——村上春树《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面对考试总是很焦虑怎么办?

  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啥东西。

  ——季羡林《清华园日记》

   

  考试分数到底有多重要?

  我们这些懂得生活的人, 对编号嗤之以鼻。

  ——圣修伯里《小王子》

  家庭教育的特色是什么?

  一个孩子在一小时中所受到的干涉,一定会超过成年人一年中所受社会指摘的次数。在最专制的君王手下做老百姓,也不会比一个孩子在最疼他的父母手下过日子为难过。

  ——费孝通《乡土中国》

  科普的存在有啥意义?

  人还是该了解些高级复杂的东西,才会对万物有敬畏心,才不会觉得盖房子就是垒积木,修水库就是挖大坑,造火车就是焊铁皮,才不会觉得医生应该在鼻子另一边打孔。很多悲剧来源于无知。

  —— 圣修伯里《人类的大地》

   

  感觉自己写文章很差,如何提高?

  如果你写不出,你就不该写。为什么非要为此呼天抢地的?回家去吧。找一份工作。把自己吊死算了。可就是别再谈写作了。你根本就不会写。

  ——欧内斯特·米勒·海明威《流动的盛宴》

  职场血泪组

  特别在乎钱,是拜金吗?

  金钱好比第六感官,少了它就别想让其余的五种感官充分发挥作用。没有足够的收入,生活的希望就被截去了一半。

  ——萨默塞特·毛姆《人性的枷锁》

   

  亲友追问月薪的时候应该怎么回答?

  如果所有的人都是富有的,那么所有的人都是贫穷的。

  ——马克·吐温《马克·吐温笔记:日记、书信、洞察、幽默、智慧和涂鸦》

  碎片化时间该不该用来学习?

  让未知世界多少残留一点。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如何应付讨厌的人?

  当我想摆脱一个我不愿意听他说话的人时,我就作出赞同的样子。

  ——加缪《局外人》

  为什么有人说话喜欢中英文夹杂?

  喜欢中国话里夹无谓的英文字,他并无中文难达的新意,需要借英文来讲;所以他说话里嵌的英文字,还比不得嘴里嵌的金牙,因为金牙不仅妆点,尚可使用,只好比牙缝里嵌的肉屑,表示饭菜吃得好,此外全无用处。

  ——钱钟书《围城》

   

  升职加薪在职场上很重要吗?

  太受人器重有时候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 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

   

  发现自己是个工作狂,有改的必要吗?

  精神濒临崩溃的症状之一,就是相信自己的工作非常重要。

  ——伯特兰·罗素《幸福之路》

  有没有什么好的请假理由?

  我感觉正被一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困扰着。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为什么女人比男人更适合做领导?

  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虚虚实实,以退为进,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来全有。

  ——钱钟书《围城》

  不想工作,会不会很没用?

  活着,那是多么忍辱负重,奄奄一息的伟大事业。

  ——太宰治《人间失格》

  时事点评组

  从一而终的观念是不是糟粕?

  我一向反感信念过于执着的人,仅仅自我欺骗也就罢了,往往对别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王朔《动物凶猛》

   

  为什么重要的问题,往往谈论得不够多?

  “至于沉默的理由,很是简单,那就是信不过话语圈。从我短短的人生经历来看,它是一座声名狼藉的疯人院。”

  ——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如何看待铺天盖地的假新闻?

  流言这东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蕴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恶意,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憔悴。

  ——钱钟书《围城》

  双黄连真的可以治好新冠肺炎吗?

  我吃了药,把疼痛给蒙骗了,我很高兴。

  ——黑塞《荒原狼》

  为什么医患之间总有矛盾?

  对我们来说,医生好比摆渡人:用着的时候才找他,过后也就遗忘了。他把人家的病治好,人家反倒把他的信扔掉。

  ——索尔仁尼琴《癌症楼》

  为什么在网上发言很容易招黑?

  你有敌人?很好,说明在你生命中的某个时刻,你曾经呐喊过。

  ——维克多·雨果《维尔曼》(注:此言被广泛误传为丘吉尔所说)

  为什么很多人都爱看古装剧?

  道德经常身着古装出场。

  ——芥川龙之介《侏儒警语》

   

  如何看待新媒体文章泛滥的现象?

  我所佩服诸公的只有一点,是这种东西居然也会有发表的勇气。

  ——鲁迅《估学衡》

  图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北国网,北国网将即刻删除。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 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 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 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